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人物 > 正文

设计与人类实践之间,存在着太多的重合,以致于我们会时常忘记这两者之间的历史渊源和发展过程中的紧密联系,认为人类实践就是一个集合了人类各种实践行为的总称。然而,对于这个概念进行更为系统化的解析,不难看出它其实是一个兼具历史、现实、行为、产物的综合体,也是一个集通俗和学术为一体的概念,尤其是其中富含着极其哲学性的特质,不仅对于历史场域中的人类思维的理性化构成了直接的 影响,而且对于现实的人类思维的深层化和系统化具有不可替代的导向。这两者之间的紧密关系,使我们能够以更为综合和宽广的视域来认知人类设计实践的发展演进。尤其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这种理性的解析,不仅仅体现出人类对于既往的追忆和回顾,而且更是反映出面向未来探寻自身发展之路的现实需要。无论实践还是设计,在与人类进行对应的同时,都不可避免地会因“时间”要素的存在而逐渐形成越来越多的规则,它们既涉及实践行为的导向和原则,又涉及终端产物考量评价的标准与依据。尤其是设计与实践之间天然性的对应又必然的为设计增添了更多一些需要关注和遵循的规则。对于这些逐渐在数量上增加、在范围上扩大、在程度上加深的规则的不断总结并加以切实的应用,贯穿了人类设计及实践的全过程,与此同时,这些规则也对于“传统”这个博大而深邃的概念构成了极其直观且颇具发展特质的解说。
    在当今这个对于“设计传统”不可谓不重视、但也事实呈现出忽视甚至是无视的阶段,我们的确需要有比以往更为清晰的设计传统的认知,不仅如此,这种清晰的认知与计实践层面的结合也事实地会成为设计行业发展进步的最大动力。著名设计理论家高兴博士作为多年来潜心于设计基础理论研究并取得较为显著成果的学者,在他的研究中,“设计与传统”的相关内容一直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特邀中外视觉艺术院执行院长、中国创意同盟运营总监彭贵军先生进行了此次访谈,现将访谈实录刊登如下:

    彭贵军:高博士,您好,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在人类的进步、发展中,设计承担了非常重要的使命,这一点在人类过往的阶段无疑已经得到了极为充分的体现和证明,在当下也同样获得了体现和证明。只是结合现实的情况来看,设计似乎遭遇了一种瓶颈,无论是在实践环节还是在理论部分,这种感觉都是非常强烈的!简单地讲,就是设计在形式上越来越趋于“西化”,即所谓的“国际范儿”得到凸显,而在本质上却越来越疏离我们作为中国人的心理习惯。对此您怎么看?

    高兴: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贵军并共话设计的“今”与“昔”。你所谈到的“当下设计遭遇瓶颈”的情况,实质上反映了现实设计缺失了与以往设计的潜在联系,这种联系的缺失可以概括地认为是“民族设计传统”的缺失,这样的一个结论直观的为我们指明了当前设计之所以遭遇瓶颈的症结,同时,也提出了新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或者说如何补充这种缺失?因为仅仅找到症结似乎还不足以对于设计良性化的发展构成保障,还必须通过相应的路径来解决现实问题。立足于对“传统”这个源头的探究,来解决民族设计传统缺失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语言表述这么简单,因为在“传统”这个语汇的背后,其实包含着相当多元和深层的内容,与“传统”形成关联的内容早已经在客观上为我们建构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不仅仅是用“从古到今”这样的表述就可以一言蔽之的。不仅在设计的不断发展进步中包含着大量有关“传统”“传统探源”“借鉴传统”之类的实践行为及产物,而且这种与解析传统有关的实践可以说在所有的学科专业的发展中都是有迹可考的,也都是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的。进一步来讲,针对设计传统的探究其实应当从“原则”和“方法”这两个部分来展开,即,一方面了解设计的传统原则,一方面了解设计的传统方法。其中“原则”是一个重中之重。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中,设计的原则可以概括为一个“理”字和一个“礼”字。这两个同音异形的字,既有联系又相区别:“理”表述的是“天道”,也就是人以及万物在客观世界中所必须遵从的客观规律,它们也被定义为“宇宙规律”。是不可篡改和不能僭越的;“礼”则是指人与人之间交往所应秉持的规则与规范,即所谓的“人伦之规”或“人伦之道”。与“客观自然”这个大的场域相比,“人类社会”无疑是一个小的场域,而“尊天道”与“重人伦”作为人类活动于这一大一小两个场域中的基本原则,不仅不矛盾,而且在本原上使这两者之间包容与被包容、启发与被启发的关系得到了明确。当原则得到确立之后,就必然涉及具体实践中对于原则的贯彻和遵循。对于原则的贯彻和遵循就是我们所说的“方法”,它是指包括各种实践产物所牵涉的造型、材料、色彩、表面处理等各种要素在内的创造方法。通过见诸视觉的具体产物,我们可以较为明晰的获知由相应的产物所展现出的方法,而这些方法在不同的时代因现实社会的差异往往又呈现出不尽相同的面目,将这些不同时代的产物汇聚在“中华民族”这个极具历史语感的概念之下,就会发现,所谓的“设计方法”事实上是一个相当宽泛和充满多样性的概念,因此,单纯而孤立地讲求从“方法”这个部分进行传统的探究和继承,并不是最合理的。只有针对“设计原则”这个最为根本的部分展开探究,才是尊重传统、继承传统并发展传统的不二法门。

最新图文

相关文章

图1
图3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