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人物 > 正文

  众所周知,在“国际”和“民族”共同营造出中国设计所处的重要场域的当代,中国当代设计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同时也无可回避地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全球化”“本土化”“世界性”“地域性”等概念既宣示着现实设计所处环境的复杂与多样,又同时成为设计实践与理论研究所不可或缺的基点。由此所连带产生的设计理论研究与设计实践认知方面的变化自然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现代设计”在中国已经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期间的得与失虽然不间断地得到反思与纠正,但囿于“时间跨度”及“专业范畴”的局限,往往呈现出更多的“就事论事”的特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越来越多的设计学者对于这个方面逐渐投以关注的目光,使得整体的研究不仅越来越显现出科学系统的面目,而且其中的很多研究成果也显示出设计科学所应具有的前瞻性和社会使命感。

  作为近年涌现出的代表性人物,著名设计理论家高兴博士的研究无疑是颇具特色的。近期借高兴博士受聘成都蓉城美术馆学术主持之便,中国创意同盟网站编辑部特邀著名策展人、成都蓉城美术馆馆长彭贵军先生对高兴博士进行了采访。


图:左为策展人、艺术史学者彭贵军,右为高兴博士

现将访谈原文刊录如下:

彭贵军:高博士,早在2007年前后,我们就已经开始注意到您的研究。记得当时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您有关“设计平等性”的一系列论文,这个方面的研究堪称首创,在当时的圈子里也理所当然地形成了一定的反响。在随后您的研究似乎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转变,越来越倾向于与哲学、社会学等人文学科之间的交叉,您能否就此简单加以介绍?


高兴:
当时正值我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读研,“设计平等性”概念的提出是在阅读了一定数量的设计史论方面的著作之后,结合多年设计教学与实践经验所做的一个阶段性总结。这个概念是比较具有前瞻性和独创性的。记得当时提出这个概念之后,无论是在硕士学位开题的时候,还是在随后将相关论文联系发表的过程中,都引发了一些争论,赞成者不少,质疑者也不少,赞成者认为是发现了设计发展演进过程中的一个要点,从学术的角度拓宽了设计认知的视域,这个要点经历不同的历史场域,成为设计发展演进的一个重要轨迹;而质疑者则担忧在“设计”与“平等性”之间构建联系,会影响到设计与商业及商品经济之间的关系,换言之,就是担心设计作为一个经济活动中的工具的属性受到削弱,而凸显社会政治生活中的重要载体的属性。实际上,这种担忧是有一些多余的,一方面,理论研究并不意味着在现实层面的全方位推广,这两者之间的衔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另一方面,设计原本就是极为综合的,尤其伴随着人类社会的长期发展,这种综合的属性更是非常显著,作为现代设计理论研究的一种使命,就是对于这种综合的属性进行深入系统的分析和研究。因此,我随后的研究逐渐以此作为主导思想,试图通过对于哲学、伦理学、社会学等人文学科的研究获得探究设计科学本质的路径和养分,尤其是来自中国传统哲学的滋养,更是现代设计理论不可或缺的重要养分。上述方面的研究心得在我的一本名为《新设计理念》的专著中有较为集中的体现。

彭贵军:《新设计理念》这本书我曾经拜读过,从整体的结构到行文的风格,都与惯常的设计理论专著有区别,尤其是其中涉及到了有关人类、社会和学科之间的一些思考,读来很受启发。

高兴:谢谢夸奖!其实这本书只是我对于之前的一些设计感悟所做的阶段性小结,因此其中的粗浅之处还是很多的。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正是有了这样的思考基础,才逐渐形成了我后来的研究方向和目标。这一点在我后来攻读博士的时候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因为这些内容实质上已经涉及到了设计实践背景性的内容,诸如人伦之理、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学科之间的交汇融合等等内容,如此广泛的领域,早已经不是一个浅表的“设计”概念所能够一言蔽之的,随着对于系统科学语境下的“设计”认识的不断加深,相信不仅是我个人,也包括所有的设计师和设计学者,都必然会越来越多地将“设计学”解读和释义为“多学科、多专业的交汇”,这一点在实践和理论这两个部分都会同时展开。与以往不同的是,这种交汇越来越呈现出理性和非物质的特点。

彭贵军:能否就这一点详细谈谈?

最新图文

相关文章

图1
图3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