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设计 > 正文

“这个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不管当下的设想有多疯狂或颠覆性,但未来的设计一定是年轻人的世界。3月18日下午,「新锐对话」论坛于中国家博会(广州)开启互动分享,现场邀请了8位来自不同设计领域专业背景的青年设计师担纲特邀嘉宾,参与对话讲述个人对不同的新型材料的探索与应用,介绍他们在独特创意与独立设计理念相融合下的“疯狂”设计实践。

刘悦:为“毛孩子”的用心设计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purrre studio创始人、设计师刘悦,通过Revolutionary(革命的、革新的),Relaxed(放松的、自在的),Remarkable(非凡的、值得注意的)三个单词,分享了品牌创立的愿景。“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我会选择宠物用品来创业”,刘悦说到,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拥有3个“毛孩子”,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运用设计语言,在偏向传统的宠物用品领域带来更多让人耳目一新的探索。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Teeth Party时间派对系列,配置了“大食碗”和“小食碟”两种款式。“大食碗”采用台阶式设计,扩大了食物容量的同时也有效避免了外溢、方便清理;“小食碟”采用漏斗式大直径设计,有效聚集罐头等零食的堆放,也方便扁脸的毛孩子进食。配合多彩餐垫,也增加了家居软装设计的搭配可能。

立风:在理性与感性之间的转换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曾在日本筑波大学、九州大学研习多年的立风,她和她的作品都拥有着浓厚的日式简约。而在其简约设计外形的背后,也深藏设计的理性。“家具设计实际上是有方法、有逻辑、也注重实践操作的”,立风分享到:“蝴蝶衣架是我在九州大学学习金工时的作品,两个金属框架通过菱形木构组合成一体,拼合后即形成衣架形态。看起来极简,但制作工程也经历了弯曲、裁边、焊接、淬火、喷涂、上色等多个工序。”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而与理性家具设计相对的,是她对家具制造边角废料的再利用。“这部分是偏向感性的,希望借此保留当下的某种心情和生活片段”,立风分享了自己创作的《好吃的木屑》系列作品,“这系列作品是我利用边角料、刨花后而形成的,希望把美的、好的、看似无用的小东西被保留下来。”

汤雨眉:回归自然乡土的质感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在没有冰箱的年代,江南乡村常用竹竿枝杈晾晒蔬菜或鱼;以此为灵感,纸艺设计师、首饰设计师汤雨眉在驻地调研时创作了《晒鱼》这一作品,以乡民常用“晾线丫子”为展示主体,削竹为骨架、捶纸为悬鱼、化米为石土,寄托中国江南乡村悠然自得的恬淡意象,再现古典乡土生活的质朴造物小景。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这个作品反映了江南乡村对竹子的自然造物,这一合理又有趣的小家具应用,放在现代生活中也是可观赏、可挂物的盆景式置物架”,汤雨眉分享说:“整体设计体现了造纸村落传统工艺与生活方式的相互交融,尽可能保留源自文化母体的质朴感以及自然乡土的温度、传统手工艺的质感,以期能勾起人们对古老文化沉淀下来的共鸣、以及心中对文化原乡的深层文化心理寄托。”

辛瑶遥:瓷器釉色的当代化处理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常年在景德镇从事陶瓷艺术创作的辛瑶遥,早在2014年便在瓷器表面呈现出经典的克莱因蓝。“这种拥有极高饱和度的理想的蓝色,实际上与中国传统的青花瓷釉色相接近,但在此前从未在瓷器上成功应用过”,辛瑶遥解释到:“这种釉色取材自群青色,为表现这种极致的色彩,表面采用了无光天鹅绒质感釉面,在反复调配釉料基础上,让其纯度发挥到极致,从而在表面形成细小闪光效果及光感。”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而在她最新作品——渐层银釉钟上,应用了她最新研发的工艺,在同一个釉面上呈现银器的颜色和雪面的光感两种效果。表面采用渐层处理、形成微妙过渡,当光线变化时,呈现出银光的流动感,此时银辉如月辉。

叶帆:实验室里创造跨学科的诗意设计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未来的艺术和设计中,创作者会面对更加复杂和智能的有机材料。对材质拥有更深层次的理解,能帮助创作者在未来更好地面对更为有机和复杂的新媒介”,Materialwhy创始人叶帆以对当下设计新环境的概述开启自己的演讲,他的设计从化学实验、物理实验开始,在实验室里发现明天的设计形态。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基于染色、材料结构、材料配比等实验成果,叶帆创作了富有浪漫诗意的雕塑家具,如自然生长系列,运用特殊的综合材料创造出如梦境中的云,通过触摸和感受、使用者得以感受梦境,从而形成对柔软空间的向往以及浪漫的怀念心愿。“经典和时代审美情趣是流动的,时代精神是不断翻腾更新的。未来的设计产业相信是更为融合的,从而形成全新的设计作品。”

王可人:存留“万花筒”效应下的随机性意外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在工业大生产下,Studio KAE试图将产品的形式美回归到材料与工艺本身。品牌创始人王可人表示,创立之初她和合作伙伴张哲恺希望能重新思考工业产品和手工艺品两者之间的关系,试图在理性结构与情感温度中找到两者的平衡。“我们现在主要在研究能够改善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设计与材料,通过实验性的解决方案来重新定义符合现代生活方式的家居产品。”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王可人介绍品牌新近完成的Coffire灯,是咖啡渣与薯莨相结合完成的扎染设计作品。采用回收的咖啡渣废料作为着色材料,在注浆翻模而成的陶瓷胚体上进行特殊的熏烧着色处理,作品烧制完成后的表面能呈现出不尽相同的纹理和颜色,形如自然而成的大理石肌理效果。“我们着力保留窑烧过程中伴随而来的随机性带来的意外,让每一盏灯都是独一无二的。”

唐伟焜:造纸的另一种解构可能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以可持续材料创新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工作室ReStudio,其创始人唐伟焜表示,工作室更追求立体独特的产品体验,且关心材料的可持续发展方向及其商业价值。目前接触的材料领域主要为纸、回收塑料等。“我们只要探讨生产关系,造纸工业与纸制品的关系”,唐伟焜说:“通过研究传统造纸工业的生产流程:纸浆-纸片成形-具有韧性的片材成品,比拟到目前工作室的创作中,从纸颗粒-模具成型到最终的具有硬度的板材。”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ReStudio确保所有材料是百分百可降解的,通过植物染、生物染、矿物染等方法进行材料着色研究,进而选定植物染作为这种新型纸质材料的着色处理法,并形成一套应用色卡,给予设计师伙伴创作的参考工具。

汪昱彤:“渣渣”的再生与进化论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同样关注可持续材料设计的KAFFTEC咖法,专注于回收咖啡渣废料的再生。品牌主理人汪昱彤揭示了一组数据:全球每天生产超20亿杯咖啡,日均产生4万余吨咖啡残渣。但由于传统的垃圾填埋处理,咖啡渣将对土壤和水源造成污染,并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从而引发严重的环境问题。

设计新生代,对话疯狂的材料设计

 

KAFFTEC咖法在从咖啡店回收咖啡渣废料,在分类收集后运输到指定处理点完成系列处理,进行干燥脱水后得到咖啡渣产品原料,包括工业用咖啡粉、咖啡PP粒子、咖啡高分子材料以及刨花板,在这些原料的基础上再设计出相关产品,包括咖啡随行杯、休闲椅等。

“经典和时代审美情趣是流动的,时代精神是不断翻腾更新的”,未来的材料设计必然还将诞生更多更具有颠覆性的可能性,相信这些试验与实践能不受束缚与限制,提出更多观点和可能性,为家居设计与人居环境带来更多的新想法!

最新图文

相关文章

图1
图3

热门排行